一年四季不怎么冒头的暴躁po主 没有头发

The Next

爱您!!!!!!!!

不昼—你可爱的正中我的红心:

生贺 @意识狂热 


肝完这个感觉期中就直接扑街orz总之生日快乐!


我流金、瑞(……)无cp


第一人称,微妙


——


我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


梦里的我一直沿着一个没有出口的路前行。


不断地回到起点,起点,还是起点,像是一个无法挣脱的怪圈。


焦躁和不安包围了我,无限的循环裹挟着令人恐惧的感觉向我压迫过来。


在窒息的前一瞬,我被铃声惊醒,抓着汗津津的睡衣像个溺水的人大口大口地呼吸。


4:08,稍微平复的我看了一眼手机,来电人显示是格瑞。


我抓了抓头,有点疑惑。


这通电话比那个诡异的梦更令人费解——格瑞和我一起长大,他了解我更甚于他自己,所以他为什么会明知我在睡觉却打电话给我?


真是奇怪。


我打了一个哈欠,还是决定给格瑞回一个电话。


我同样很了解格瑞,他不是个善于并喜欢开玩笑的人,他打这通凌晨来电,一定是有什么非常重要的事情。


虽然我不是很摸得着头脑,但我依旧如此坚信。


可没等我滑动回拨键,格瑞就仿佛算好了一样发了条语音消息过来。


“七点整,你家楼下。”


还是一样平淡没有起伏的语气,可在这黎明之前最黑暗的时刻,居然让我都听出来一丝强自压抑的紧迫感。


这件事越来越奇怪了。


我撇撇嘴,更在意的是急剧削减的睡眠时间。


随手设定了一个闹钟,我倒回床上,决定再好好地睡一觉。


再次醒来时,是被冻醒的。


我迷迷糊糊睁开眼,看见一个逆光的背影,直立的头发让我断定他的身份。


“格瑞……你怎么上来了?”


他没有回答,只是用一如既往的语气说:“7:01了,你该起床了。”


又再一次莫名的,我感受到了平淡语气背后一股隐而未发的怒意。


这种感觉使我竭尽所能地快速地穿衣洗漱,一切都整理好后,格瑞又下意识看了一眼时间,表情似乎有所缓和。


我悄悄吁了一口气,警报解除。


放松下来的我穿着鞋,随口问格瑞:“格瑞格瑞,现在要去活动室吗?”


大学生活还是很清闲的,于是我和格瑞就被身为器乐社社长的姐姐拉去参加了社团。


我不是很有天赋,表现平平,格瑞却大放光彩,成为器乐社的中流砥柱,甚至隐隐有成为下一任社长的趋势。


格瑞确实喜欢音乐,只要站在舞台上他便光芒四射,宛如一个强磁铁吸引所有人的视线。他闭眼拨弄电吉他的表演又像小时候姐姐带我去看的烟花,斑斓的色彩在漆黑的夜空中分外显眼,震撼又令人着迷。


确实喜欢音乐的格瑞参加社团活动的频率也和他一贯作风不同,可以说是每天必打卡。


可是……


“不去,”他迅速又斩钉截铁地回答,似乎觉得过激,顿了顿说,“今天不去。”


“欸……哦。”我摸了摸帽檐,觉得今天的格瑞真是太太太奇怪了。


嗯,有问题。


“不去活动室的话,”我拉开门,“现在是要去教室吗?……这么早……”


其实我是想说,这么早,我都没有吃早餐。


可我偷偷瞄了一眼格瑞,犹豫了会儿,还是没有说。


虽然格瑞的脸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但是多年相处的默契告诉我他神经紧绷。


今天的格瑞,太奇怪了。


“现在去吃早餐。”像听到我未曾说出口的话,格瑞回答道。


欸欸欸,我下意识往下拉了拉帽子,这样的格瑞,更奇怪了!


还是说,紧张与急迫只是我的错觉?格瑞来这么早就是为了吃早餐?


嗯……也不是没可能,毕竟我的直觉向来也不是很准……


想通了的我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决定给突然近人情的发小一个拥抱。


“格瑞~你真是太好了!”我一边前俯身伸手去抱他,一边拖长声音喊他。


不出意料地又被手挡住了。


哼,小气的格瑞。


所以说,那些压抑的感觉果然只是我的错觉,格瑞还是那个同我一起长大的温柔的人啊。


可马上,格瑞的表现再次让我怀疑起我的判断。


吃早餐的这家店子生意很好,起的不那么早的我只从外面远远看过那排起长龙的盛况,格瑞虽然起得早,但他向来只在食堂吃早餐,所以我们两人应该都没有来过。


但是格瑞却……意外的熟稔。


找座位、点单、结账……


格瑞像个来了无数次的熟客,一连串的动作流畅无比,他甚至连菜单都没看过!


我气鼓鼓地看着格瑞的背影,他背着我来了这么多次,却一次都没有给我外带过!


他明明知道我很想吃的!


而此时正站在格瑞身后胡思乱想的我压根没注意到有一位服务员小哥被绊了一下后,手中直直向我飞来的碗。


听到惊呼而侧头后,我已经来不及躲开了。


这次的早餐又吃不成了……我默默地想。


可背对着一切的格瑞却迅疾如电地将我扯开,我趔趄了一下,撞在他的背上。


“哗啦——”汤碗砸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细小的陶瓷碎片四处飞溅,却只有几滴汤水落在了我的鞋子上。


“……”


啊……嗯……格瑞真是厉害呢。


我站直身拍拍格瑞的肩,询问他:“格瑞……你没事吧?”


他沉默地摇摇头,指了指我们占好的座位。


我迈步离开收银台,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眼格瑞,垂下的银色发丝挡住了他的神色。他的脊梁依旧笔直,我却再一次感受到了格瑞身上如山如岳的沉重和强自按捺的焦虑不安——


还有悲伤。


我眨眨眼,那股揪紧我心脏的悲伤如烈日下的露珠,已然了无痕迹。


这一次,我确定我没有看错。


……所以,格瑞身上发生了什么?


发生了什么,他才会流露出这样的悲伤?


这样如濒死野兽的悲伤与绝望?


我没有问,回头走向座位。格瑞想说的时候,一定会和我说。


我们是彼此最好的朋友,唯二的亲人。


接下来的一切,都很平淡,可我却切切实实地第一次感受到课本上所说的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氛。


吃完早餐后,格瑞领着我走向和学校方向相反的路。


他在逃避学校,我想,好学生格瑞很不对劲。


我们去了这个城市最热闹的区域,这里全天24小时都灯火不歇,人流如织。


站在十字路口上,无数陌生的人穿过我们,一直都似早有打算的格瑞却突然停住了脚步。


他站在川流不息的人群里,回头望着我。


明明是他一直引领着我的方向,可他现在的表情,又仿佛一个走失的茫然的孩子。


“我的家在哪呢?”


他的眼睛这么说。


这样的表情只有短短一瞬,格瑞看着我轻声说:“我们去别的地方吧。”


“这里,”他顿了顿,“太多人。”


起初我们还是正常的步行,渐渐的就变成了小跑,接着是拼命的奔跑。


迟钝如我也感受到了那绝非好意的隐蔽目光。


我们被跟踪了。


准确点说,是我被跟踪了。


闹市暴露了我们。


怎么说,其实我潜意识里早有面对这种状况的准备,现在也不算惊讶。


长年累月未曾露面的姐姐,电话里急促短暂的嘱咐,账户里莫名其妙多出来的大笔汇款,转角时无意窥见的黑色衣角。


姐姐在做什么我不知道,我唯一关心的只有她的安全,我也知道她派了人来保护我,虽然现在看来他们已经被解决。


我要死了吗?也许吧,不知道姐姐那边怎么样了。


我漫无边际地想,时间仿佛在快速的奔跑中被拉长,视线不经意间落在格瑞拉住我的手上。


啊,还有格瑞。


他不该参与到这一切里来,他是无辜的。


他今天这么奇怪,大概也是知道了什么吧。


我想让他停下来,让他走。


我逆着风大喊:“格瑞!别跑了!”


可他不管不顾,拽着我继续跑。


我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被风吹得有点变形,笑着说:“格瑞,别跑了。”


“没用的。”


“……”格瑞没有回答,但我知道他听到了。


他一直坚持的某些东西破碎了,徒劳无功的挣扎停止了,我们正在慢下来。


最后停住时,我撑着膝盖大口喘气,想着告诉格瑞真相。


可他却先我一步转过身。


我愣住了。


他脸上带着少有的,悲伤的,乞求的神色。


我从未见过这样的格瑞。


他强大,坚定,百折不挠,像竹也像石,我一直以为没什么能打倒他。


可我忘了,格瑞是一个多么温柔的人。


他死死抓着我的手说:“再坚持一下,再坚持一下就好了。”


“一定,一定会有人来救你的,警察也好,秋姐也好,一定会有人来救你的。”


“你不会死。”


“我会救你的。”


“……”


直觉告诉我,我的发小很不对劲。


我艰难地张开口,问道:“格瑞……你是不是……是不是……”


鲜少的脆弱的神色已从格瑞身上褪去,表情恢复自然的他身体却变得更加紧绷。


他专注地看着我,说:“我也不知道。”


“不知道你在我面前死了多少次。”


“七点半之后你不能待在家里,今天不能去教室,活动室待十五分钟就必须离开,不能去中心商业区的地标性建筑,去公安局的路上有埋伏,电话占线,不能去酒店,躲在同学的家里会……”


“每一次,每一次,我都以为我能救你,每一次,每一次,我都差一点就能救你。”


“有一次我带你逃到了邻省,一个月都平安无事,我以为你已经……只差一点点……”


“金……你不会死的。”


“我一定会救你,无论重复多少次。”


格瑞的脊背依旧挺直,那种沉重却将我压弯。


我终于明白了一切。


然而远处有黑色的人影闪动,留给我的时间不太多了。


我最好的朋友,他该是抱着怎么的心情目睹我的死亡?


一次又一次,那种无力终将击溃他。


可是啊,格瑞真的是一个非常非常温柔又非常非常坚定的人。


所以,一定会成功的。


我会祝福你。


我拥抱了格瑞。


“谢谢你,格瑞。”


我抱着他,在他耳边笑着说:“你一定,一定能救我的。”


“一定有一个世界的金会和你一起活下来。”


子弹击中了我,直击要害,爆出的血花印染在格瑞身上。


视野渐渐模糊,我只能依稀看见一双紫色的眼睛。


紫藤萝的颜色,象征不屈的颜色。


意识沉入黑暗之前,我看见格瑞正在消散的身影。


希望下一个世界的金,能和你做一辈子朋友。


——


emmm明日边缘设定

评论
热度(3)
  1. 意识狂热去到伊甸之东 转载了此文字
    爱您!!!!!!!!

© 意识狂热 | Powered by LOFTER